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两江在线

  • 023-67113303
  • 打造两江东部第一门户网站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354|回复: 0

[人文鱼嘴] 忆鱼嘴故事——远去的野餐 (作者:清福)

[复制链接]

2053

主题

2085

帖子

9013

积分

积分
9013
发表于 2019-12-3 16:44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野餐,顾名思义,野外之餐也!儿时,对野餐情有独钟,特别的向往,特别的痴情。尽管有时几个放   牛娃或是几个“狗屎客”,在野外烧干黄豆、干豌豆吃,但那不是真正意义的野餐,那是带有几分恶作剧似的“好吃狗”动作。


那时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,多么希望父母或是哥姐,带自己到河边、山丘搞一次野餐啊!好好享受享受野外挖坑架灶、捡柴烧火、煮饭炒菜、围锅而餐的乐趣呀!


现在回忆起来,真正意义的像样的野餐,还是1956年5月班主任王道珍老师,带领全班同学在鱼嘴高高的卧龙山上的卧龙寨里搞的一次野餐,那是我的第一次野餐,故事多多,趣味多多,令人终身难忘啊!


班会课上,王老师问大家:“同学们,你们想去卧龙寨搞野餐吗?传说卧龙寨是防白莲教修的,寨内水井、堰塘常年不干,而且水的颜色与长江水一致。”不等老师说完,整个教室就沸腾起来了。


“我们要去!我们要去!”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回答。“那好,我们在星期天去吧!”王老师很干脆地说。“那你们回家后要征求家长的意见,愿意去的同学,街上的每人一小碗米,农村的每人一小碗嫩豌胡豆。”刚满11岁的我,当时高兴的不得了。五月,正是吃嫩胡豆、嫩豌豆的时候。心想:父母平时那样喜欢我,这次肯定会让我参加集体活动的。


下课铃声响了,我的心与同学们的心一样,早已飞出了教室,飞到了家里,飞到了父母身边。我把我要去参加野餐的理由,十分乖巧而又讨好地向爸妈做了绘声绘色的说明。诸如卧龙寨如何如何神秘,读小学以来的第一次野餐,锅碗筷米油盐都是街上的娃儿带,我们乡下的只出一小碗胡豌豆就行,老师考虑周到组织有序安全得很……


爸爸身患陈疾,边听边吧嗒吧嗒叶子烟,眼睛里好像在想些什么?放下烟杆就出门去了。妈妈不等我把话说完,就眉开眼笑地说:“乖儿子,你别再编理由了,凡是学校组织的正当活动,我们都支持。别说是一小碗豌胡豆,就是罐罐里的那几饦猪边油拿去都可以。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听老师的话,多为班级做好事,回来向我们交一篇快乐野餐的好作文,行吗?”


我霍地一下站起来,立定行注目礼,高声地回答:“您老放心,保证做到!”


不一会儿,爸爸扯了一捆胡豆和豌豆梗回来,大声地说:来!我们一起剥胡豆角和豌豆角。


我以前也剥过胡豆角豌豆角,但与爸爸妈妈一起剥,还是第一次。


我边剥边问:你们知道卧龙寨的来历吗?你们怎么剥的那样快呢?妈妈说:“我先给你讲怎样剥得快,等会你爸爸讲卧龙寨的故事,他见识比我广些。”


妈妈把一枚胡豆角放在食指和无名指之间,然后中指用力与拇指合压,白嫩淡绿的胡豆米米就出来了,比起我用双手剥不知快了多少倍,而且还能左右开弓。如法炮制,豌豆角就更好剥了。  


我照着妈妈的做法,试了几次,次次成功。我高兴地跳了起来,一下抱住妈妈的脖子,给她大大的奖励:猛亲了几下,“您太伟大了”!


妈妈幸福地笑着,给了我屁股一巴掌。“傻娃儿,这么简单的事也算伟大!?还是请您爸爸讲卧龙寨的故事吧。”


爸爸看见我亲热妈妈的劲儿,他有些吃醋有些嫉妒,我乜着眼悄悄地看出来了。


我急忙扑向爸爸,撒娇而嗲嗲地说:“好爸爸,我的好爸爸,您是江湖中人,虽没读几天书,但见多识广胜过读书,快讲给我听听吧!”


爸爸吸了两口叶子烟,咳嗽了两声,捋了捋几下平时爱刺我的短胡须,一把把我抱在他腿上,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:


龙,是中国人崇拜的图腾,与龙有关的地名、物名、人名多的是。你看,我们卧龙山南北走向,与铜锣峡山脉平行。你站在铁山坪东望,逶迤起伏的长长山丘,就像一条疲倦的巨龙,静养长卧在扬子江边,头望郭家沱,尾摆龙兴场,有好几十里路呢!


卧龙寨修在卧龙山山顶上,山顶平坦开阔。卧龙寨西面铁山坪,东临扬子江。西边南边寨墙位于绝壁之上,云梯生畏,蜘蛛不爬,易守难攻。东边寨墙脚下斜坡70°,直舖至江边,视野开阔,平扫障碍,也易守难攻。寨北边有一条华山小道,与外界往来。北寨墙随地势攀升加高,正北开一道立竖长方大门,两米宽三米高,上方成拱形。峒门坚固厚实,似雄关剑门,大有一人挡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在冷兵器时代,高高的卧龙寨,就显得更加固若金汤了。


爸爸吧嗒了一口叶子烟,停了停又接着说:

据老人们口口相传,有钱人官商勾结,一说是修寨子防白莲教侵扰,一说是防张献忠兵丁扰民,再说是防元兵南侵进犯。不管怎样,寨内土地肥沃水源丰富,五、六平方公里地盘,可居住好多好多人休养生息。若是防战防匪,可躲避很多很多的人。特别是大旱之年不缺水,更让周围的人们羡慕嫉妒恨。而且那口深井和大堰塘的水,似乎与长江相通。冬天,江水清澈它清澈。夏天,江水浑浊它浑浊……


爸爸越讲越带劲,给卧龙寨平添了更多的神秘。不知不觉地两捆胡豆豌豆梗上的豆角,就被我们一扫而光了。真是吹牛做事,干活不累。


那天晚上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子里老想着卧龙寨的事:为什么寨子里水井、堰塘的水与长江水颜色一致,而又常年不干?秦始皇劳民伤财修万里长城,是为防北方部族入侵,那先人修卧龙寨刮民伤神又是防谁呢?明天的野餐,野餐,野餐?!一个个疑问令人不解的,一幕幕令人眼花口馋的野餐动漫图画,弄得我第一次失眠了。


当我进入甜蜜幸福梦乡的时候,已是雄鸡唱响第一遍了。阵阵鼾声呼噜声,时时惊醒睡我在身边十分劳累疲惫的爸爸。他静悄悄的什么时候起的床,我一点儿也不知道。   


当他急促地把我叫醒的时候,我才想起爸爸今天早晨要去街上收粪的事,才知道他已经去街上挑回两担粪,给包谷地施了肥后,才来叫醒我的,为的是让我多睡一会儿。


我睡眼惺忪地望着爸爸,双手轻轻地揉了几下迷糊朦胧的眼睛,泪水夺眶而出,十分心疼地问:“累不累?”“几点了?”“我们也没得钟,太阳已经出来了,大概有七点多了,快点起床吧!”


爸爸和风细雨的不紧不慢地说。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埋怨,说完就去帮我准备野餐的物件了。


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一看时间不早了,赶紧穿好衣服就到厨房。原来,妈妈早已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,等着我呢!


妈妈说:“我们给你装了一大碗嫩胡豆一大碗嫩豌豆和好几饦炒菜的猪边油,两个熟鸡蛋。”“不要这么多,老师说乡下的娃儿只带一小碗嫩胡豆或一小碗嫩豌豆,”我大声地申辩说。


爸爸听到后,走到我身边说:“福娃儿,我们自己种的,纯天然无公害的,出产之地多带点无所谓,让街上的同学、老师尝尝鲜,多好哇!等会儿我送你去学校。”看到爸爸高大虚弱的身躯,我实在不忍心让他再送我。


爸爸坚持要送我到学校,说是怕一个人走不安全。我无奈地走在爸爸的前面,时时听到他在咳嗽喘息。我年幼的心啊,总是紧一阵松一阵,多么希望爸爸不要送远了,早点回家去休息吧。在我再三要求和督促下,爸爸才在离校门200米的垭口上,停住了脚步,让我一个人前行。


我几步一回头,好似24个望娘滩中的叶龙一样,看见爸爸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着,眼睛紧盯着我走的方向,直到我进了校门他才转过身去。


霎时,我内心极不平静,深深地感觉到“爸爸”二字的丰富内涵,感觉到父爱如山的深沉力量。爸爸就像一座高大巍峨的山,永远屹立在我的身后,闪烁着道道福光!


进到教室门口,老师和同学都以非常热情的笑容和目光欢迎着我及后来的同学,热闹非凡话语喳喳,好像黄昏时候的麻雀画眉鸟儿归林一样,兴奋激动得不得了。


解放初期的小学,与现在的小学大不一样。不但校舍简陋师资薄弱,而且学生入学的年龄差距很大,小的4、5岁,大的20多岁,抱着儿女、背起弟妹读书的不少。


王老师用她那双炯炯有神而又会说话的大眼睛,横扫了一下教室,顿时脸上挂满了笑容,“哈!出乎意料之外,人都到齐了!”


“好!很好!!好得很!!”她心花怒放异常高兴。很快按年龄、性别、兴趣、城乡交叉编成五组,交代活动细节和注意事项。要求大家安全第一、保护庄稼、团结互助、注意环卫、不逗猫惹狗生是非。


学校去卧龙寨有好几里路远,途径大溪沟、大崖口、上丰都庙、高坎子、陶家河、仰山庙、华山路,才能走进寨门。我们一路高歌,一路欢笑,一阵狂疯,一阵呐喊,快活极了!


进了寨门,登上十级石梯,啊!好开阔好平坦呀!举目四望,风景这边独好!北看鱼嘴场,南望广阳坝,东瞰扬子江,西观铁山坪,一览众丘小。鱼嘴场场长繁华,商贸生意兴隆。广阳坝坝坪坦荡,农耕富庶一方。扬子江江面帆船点点,河岸号子声声。铁山坪坪翠松涛阵阵,林间芳草萋萋。


王老师给大家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,然后11点架灶做饭。


同学们个个像出笼的鸟,疯狂自由的四散飞去,尽情地赏野景、沐野风、闻野花、抚野草、摘野菜、挖野葱……,放飞童年的思想情趣。


我是带着任务来的,我不敢放荡不羁,亲口答应妈妈写作文的事,不能儿戏。我又回到寨门口,仔细观察了寨门,门墙厚度5米,两重大门加闩插扛,牢固的很。


我约了几个好静的同学,信步慢慢地绕寨内墙边一周,望着高高坚实的寨墙和墙垛,我们探讨卧龙寨究竟是何时修的?修来访谁的?


几经争论,我们认为卧龙寨不是为防白莲教和张献忠修的,而是南宋时期为防元兵南侵而修的。因为同时期修的寨子比较多,比如鱼嘴去龙兴场必经的比卧龙寨大几倍的高峰寨,还有北碚区文星场至代家沟仅10里路远,就修有兔儿寨、天府寨、斗豌寨,这么大的工程,非朝政支持不可。


那么,卧龙寨的井水、塘水,怎么会与长江水同呼吸共命运呢?我们走访了寨内几家土著农民,他们说几代人都没听说缺过水,每逢大旱之年,寨外山下的人还进寨挑水应急。而且大凡长江涨水,寨内的井水也跟长江一样变黄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后来据地质专家讲,这是一种地质水文的现象,山高水高,长江地下吸水层与卧龙寨吸水层一致,同属一个岩层,所以井水塘水常年不干,且颜色与江水约约相似。


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,给我们增长了不少见识。我们赶快回到指定地点,开始忙碌起来。


在一片已收割了大麦空地里,五个小组分别选好地势,各自开始挖坑架灶煮饭了。灶分两种,一是地面的,一是地下的。最简单的灶,是在地上用三块石头架的灶,虽然快,但火焰易随风乱飘,火力浪费大。比较难是在地下挖的灶,要挖一个比锅稍小点的两尺深的圆坑,在背风处留好灶门和烟孔,这样的灶实用,煮饭快捷。我观察了一下,五个组的灶都不一样,各有创新各具特点。我们这个组的同学多数是乡下娃,而且年龄都比我大好几岁,提水捡柴煮饭炒菜这些事,都被他们争着干了,我只好在侧边站着看。


当有人提议用嫩豌豆嫩胡豆焖饭时,大家都说好,要得。因为新鲜的嫩豌豆嫩胡豆焖饭,确实鲜香可口,很远都能闻到那独特的清香味。我看到他们将我拿的几饦猪边油在锅里煎熬,然后又将淘净的嫩胡豌豆,倒在滚烫的油锅里加盐翻炒,再加水下米捂上锅盖,先大火烧开几分钟,继后用文火慢慢地焖,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

袖手旁观不劳而获总是不好意思的,趁他们煮饭炒菜的时候,我们几个小同学就去撬侧耳根挖野葱捡干柴,远远地飘来猪油胡豌豆香味,让人垂涎三尺,喉咙里伸出了爪爪。


五个锅灶,炊烟缭绕,热气腾腾,饭熟菜香。同学们围锅席地而餐,互吃有无,争尝特色,不分彼此,嬉笑开怀,津津有味。


你看,烧火的“花脸猫”吃得香,挑水的长脚杆吃得快,饿慌的好吃狗抢着吃,无筷的手爪爪抓起吃,爱干净的站着吃,讲斯文的慢慢吃,“话包子”的忘了吃,爱疯狂的追着吃,爱逗乐的玩着吃……千姿百态,好笑极了!好耍极了!好看极了!


野风野餐、野乐野趣,给人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


卧龙寨啊,你因抗击元兵南侵而修,你因与长江水相连而存,你又因1958年大跃进受损,你更因文化大革命被毁。而今鱼嘴开发已成新城,你的四周早已高楼林立交通纵横。而你还是体无完肤地拖着疲惫的身躯,仍然在那里挺立。你是急需保护的文化古迹!!!


卧龙寨啊,是你借给我们第一次野餐地,让古稀之人能幸福地享受童年的回忆,再次完成爸妈交给的命题作文。不知天上的爸妈,能否在互联网的新浪微博上,再见到我重写的作文,望老人家给您72岁的二少爷高抬贵手,不打两分只打及格吧!


打造两江东部第一门户网站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我们
  • 咨询电话:023-67113303
  • 邮箱:admin@ljxq023.com
  • 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和顺路238号和锦家园B区5单元3-5
    移动客户端
    关注我们
  • 微信公众号:ljshq-1
  •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

Powered by HL X3.4 Copyright 2017 2015-2017 Comsenz Inc.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( 渝ICP备17012284号-1 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